平度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老人靠卖玉米留巨额遗产两蛇皮袋零钱8万6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5:24 编辑:笔名

  老人靠卖玉米留“巨额”遗产 两蛇皮袋零钱8万6_社会法制

  老人四子女近况长子蒋至贵,46岁,已婚,有子女4个,长期在雷波县回龙场乡高峰村务农,经济困难次子蒋至清,现年39岁,长年在外打工,患有唇裂,至今未婚长女蒋至兰,现年42岁,已出嫁,在本村务农多年次女蒋至芬,现年37岁,已出嫁,在雷波县杉树乡务农多年老人的遗产除了清理老人的遗物时发现的两口袋未整理的零钱,总计8万6千多元,加上肇事者的14万赔偿金,老人总计留下22万余元遗产,家属称,老人的后事处理完毕后,将这20多万元全部用来修缮老家的房屋,“完成老人的心愿。”8年以来,78岁的雷波老人蒋德银在西昌街头靠卖烤玉米、红薯自食其力,感动了许多友,大家称他为“玉米爷爷”。11日凌晨,“玉米爷爷”到菜市场进货后,回家途中遭遇车祸身亡(成都商报曾报道)。友原以为蒋德银是位孤寡老人,然而,老人去世后,大家才发现他有4个子女。事后他们饱受质疑。在清理遗物时,家人意外发现老人留下的两口袋零钱,总计8万余元,加上肇事者的14万赔偿金,老人共留下22万余元遗产,但其家人不敢动这笔钱,怕遭人质疑。房东老人生前起早贪黑经常露宿街边据了解,“玉米爷爷”生前曾居住在西昌市西眼井北巷的一单位家属区内,现年85岁的孟大爷是老人生前的房东。孟大爷介绍,大约在2005年,蒋德银找到他说要租房子,他便将一间20余平米的临时搭建厨房租给蒋德银。据孟大爷回忆,“玉米爷爷”每天凌晨3~4点就得出门进货,要到晚上10点才收摊回家。“当天凌晨出车祸,他应该就是去西昌滨河路进货。”之前有段时间,小区关门后,蒋德银无法进门回家,但他又不愿意在凌晨麻烦保安开门,所以老人经常带着一床棉被,累了就在街边睡一宿。后来,保安知道了,还为他配了一把钥匙。在孟大爷的印象里,蒋德银很少提起子女。好几个春节都是老人独自在西昌过的,以至于不知情的邻居都以为他是孤寡老人。“这么多年来,只有老人的小儿子和小女儿来看望过老人。”孟大爷说,平时,老人省吃俭用,自己的腿受伤了,也不愿意拿钱治疗。“以前他说,自己操作不来,所以从来不把钱存进银行。”孟大爷也感叹,没想到蒋德银留下了这么多钱。村支书老伴过世子女曾向老人要丧葬费据雷波县回龙场乡高峰村村支书王忠明介绍,蒋德银和老伴在世时,2位老人和2个儿子共同生活,未分家,户主为蒋至贵。1992年以前,蒋德银常年在外省打工,之后回到凉山,主要是在西昌的一些建筑工地上做苦力。随着年龄增加,到了2005年时,年近70的蒋德银在工地上找不到活干了,于是学其他人做起了烤洋芋、红薯的小生意。虽然西昌离雷波只有几个小时车程,但蒋德银很少回家,因家中老伴是老病号,他得多挣钱给老伴治病。去年,蒋德银的老伴过世,他在回家给老伴办丧事时不慎将左脚摔骨折,此次在家居住了1个多月时间。王忠明介绍,蒋德银脚受伤后,家中子女竭力反对老人再外出挣钱,但蒋德银却因为子女向他索要老伴的7千多元丧葬费一事有很大意见。“玉米爷爷”曾告诉王忠明,他认为儿女给母亲养老送终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想儿女竟然以借钱为母亲办丧事为由,逼他拿钱出来。“他说,不想在家里吃受气饭,还是要到西昌打工挣钱。”于是,他再次回到西昌卖烤红薯。家属很内疚也很无奈后悔没抽时间陪伴老人“这段时间以来,老人几个子女都很难过,特别是上有些不好的言论。”蒋德银的大女婿曹华贵说,其实儿女们对老人都不错,只是鉴于自身家庭条件,没有能力照顾好老人。去年岳母过世后,家里的人都劝过岳父不要再到西昌卖红薯了,但岳父不听劝。据曹华贵介绍,岳父生前有个愿望,就是将自己的老房重新修建。经过家人商议,为了完成老人心愿,后事处理完后,将这20多万元全部用来修缮老家的房屋。“我们也不希望因钱的问题受到非议。”在采访中,老人的大儿子蒋至贵表示,他们几兄妹也很内疚,后悔之前没有好好抽时间陪伴老人。但鉴于实际情况,又无能为力。“很多时候,我们养自己一家人都很困难,真的是没有办法照顾好老人,也请广大友谅解。”蒋至贵解释,老人坚持到西昌卖烤玉米,家人也只好尊重他的选择。对此,高峰村村主任李孝丰说,在当地农村,由于家庭贫困,许多家庭的老人都要力所能及地帮儿女做点事情,同时,儿女照顾老人穿衣吃饭。“巨额”遗产咋处理两蛇皮袋零钱 七八个人数了两个多小时家属:谁分钱,都怕会遭到外人谴责11月20日,“玉米爷爷”的骨灰在凉山州雷波县回龙乡安葬。这几天以来,一个问题始终萦绕在老人4名子女的心中,那就是老人留下的这笔钱如何处理。“现在谁也不敢动这个钱,怕遭人非议。”蒋德银的大女婿曹华贵说。曹华贵介绍,他们清理老人租住屋时,在床下和杂物堆中,找到两个装满零钱的蛇皮口袋。“我们七八个人数了2个多小时,一共有8万多元。”曹华贵说,这些钱大多是1元、5元、10元的零钞,而50元、100元的大额钞票很少,“老人平时省吃俭用,一分钱都舍不得花,没想到为儿女们留下了那么多钱。”曹华贵说,他们在西昌将这笔钱存入了银行。当时,柜台上一名工作人员清理了2个多小时。经过详细清点,一共是8万6千多元。昨日,成都商报从该银行证实,当天老人的家属确实存入了这笔钱。曹华贵说,加上肇事者的14万赔偿金,老人总计为4名子女留下了22万多的遗产。几兄妹家里都穷,没钱让父亲过几天舒心日子。如今,父亲走了,这笔钱更成了“烫手山芋”,不知如何分配。更闹心的是,有友说蒋家4兄妹没良心、不管老人、只知道争遗产。“现在谁分了这个钱,都怕遭到外人的谴责。”“玉米爷爷”家属公开信老人外出摆摊并非家属不孝老人去世后,100余名友自发到殡仪馆悼念,意外发现老人有4名子女。因此质疑他们没有尽到孝道,甚至有人质疑:“老人一出事家属就出来了,肯定是分钱来了。”对于上的质疑,老人的侄孙蒋作才代表家属发公开信回应称,事实并非如此。安雪(负责“乐享西昌”公众号宣传工作,11月16日曾组织友送别“玉米爷爷”):你好。想请你通过平台帮忙呼吁一下,请大家尊重“玉米爷爷”生前的选择———老人决定去西昌卖烤玉米、红薯、洋芋,家属都不同意,但他非常执着,家属也无奈。大家可以到雷波实地调查,发表毫无事实依据的评论是极不负的表现。老人到西昌后,家属虽然没有经常在身边,但经常联系,一旦他身体不好就会马上赶来照顾。今年国庆节左右,老人生病了,他的次女蒋至芬去雷波将他带到医院输了1个星期左右的滴流,直至痊愈。2013年春节回家时,我曾叫他搭我的车子一起回家过年,但被他婉拒———过节时生意要比平时好一点。有友说“老人一出事家属就出来了,肯定是分钱来了”。我们家属可以向各位保证,肇事者赔偿的14万元,我们将用来办理老人的后事(余下部分,用来修缮老家房屋),我们绝非想靠这个发财,请大家理解一下家属现在的心情,不要再发表任何伤害家属和肇事者的相关评论。任何人都有权选择他的生活方式,特别是老人。此外,家属事先根本不知道有这么多平时关心、关注老人的热心人前来祭奠,我从内心里真正地感到震撼。最后,我代表家属感谢西昌交警、感谢西昌120急救中心、感谢各媒体、感谢前来祭奠的社会各界人士以及各位粉丝友,感谢你们长期以来对我大公的关心、关注、关爱,无以为报,在此叩谢。祝你们工作顺利,生活愉快,合家欢乐,好人一生平安。

机械泵
历史
游泳